幸运彩票投注|幸运彩票投注官方网站【www.237.com】

    <dir id='ri68d'><del id='ri68d'><del id='ri68d'></del><pre id='ri68d'><pre id='ri68d'><option id='ri68d'><address id='ri68d'></address><bdo id='ri68d'><tr id='ri68d'><acronym id='ri68d'><pre id='ri68d'></pre></acronym><div id='ri68d'></div></tr></bdo></option></pre><small id='ri68d'><address id='ri68d'><u id='ri68d'><legend id='ri68d'><option id='ri68d'><abbr id='ri68d'></abbr><li id='ri68d'><pre id='ri68d'></pre></li></option></legend><select id='ri68d'></select></u></address></small></pre></del><sup id='ri68d'></sup><blockquote id='ri68d'><dt id='ri68d'></dt></blockquote><blockquote id='ri68d'></blockquote></dir><tt id='ri68d'></tt><u id='ri68d'><tt id='ri68d'><form id='ri68d'></form></tt><td id='ri68d'><dt id='ri68d'></dt></td></u>
  1. <code id='ri68d'><i id='ri68d'><q id='ri68d'><legend id='ri68d'><pre id='ri68d'><style id='ri68d'><acronym id='ri68d'><i id='ri68d'><form id='ri68d'><option id='ri68d'><center id='ri68d'></center></option></form></i></acronym></style><tt id='ri68d'></tt></pre></legend></q></i></code><center id='ri68d'></center>

      <dd id='ri68d'></dd>

        <style id='ri68d'></style><sub id='ri68d'><dfn id='ri68d'><abbr id='ri68d'><big id='ri68d'><bdo id='ri68d'></bdo></big></abbr></dfn></sub>
        <dir id='ri68d'></dir>
      1. 所在位置: 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大河之舞
        CORPORATE CULTURE
        企业文化
        《秦腔》,唱响云端的乡音 ——读贾平凹《秦腔》有感
        作者:魏文晓 发布日期:2018-10-19

        初读《秦腔》,遇见贾平凹先生,幸会一个有血有泪、有爱有恨、有沉有浮的世界,明白一段历史、一个时代和此间人物的命运总是相交相织,共同发展。再读《秦腔》,细究其人物故事,敬佩贾平凹先生为故乡树了一枚永远的碑,不禁念及我的故乡,回味、感触、思悟,一时间,故乡的人和故乡的事全都游走在心尖,一举触动心底的涟漪,故乡竟生在了云端。

        云端的故乡,那么遥远又那么近。

        故乡,从我们咿呀学语到第一次表达自己的思想,从我们蹒跚学步到勇敢跨出人生的第一步,都是在她的注目和怀抱里,故乡是我们生命和人生初始的地方。可是随着生活的前进、岁月的迁移和时空的变化,故乡在我们的人生道路中处于一种逐渐远离的状态,我们每向前走一步,便意味着与故乡更多一次的挥手告别。

        真实存在的故乡正在远离,心中的故乡却是越来越近。离开故乡时间越长,越发思念。故乡留在我心底的有幸福、有沉重,当幸福和沉重融合在一起时,往往焕发出一种更加浓郁的情怀。那些过往的人事和现在的人事虽然已经淡化、疏远,但它们都已转变成另外一种方式的存在,那便是故乡的根脉。

        故乡是一位有信仰的母亲,博爱、善良、纯洁。

        记忆中的麦黄六月,骄阳似火,空气像是能点燃一般,在这样炙热的天气里,麦场上的父老乡亲脖子上都挂着一条毛巾,豆大的汗珠一滴滴淌下来,慢慢地渗透毛巾。每年的麦黄时节,家家户户都要一起合作撵收麦子,这是几十年来流传下来的习俗。烈日当空,大家一起摊开麦秆,锋利的麦芒扎破了胳膊,汗水蛰的密密麻麻的小伤口生辣辣地疼,父老乡亲们全然不顾,只想赶着好天气赶紧收麦子。挥汗如雨的麦场里,他们一起吆喝使劲,一起装包运送,一起喝着主家准备好的凉茶,一起享用着沙瓤瓤的西瓜和上好的饭菜,一起争执着并不太懂的社会文化和政治文化,精神的愉悦往往能消除身体的疲乏,六月里的劳累和辛苦,在这样的劳作模式中竟能淡化许多。麦场不仅是一年庄稼收成的场所,也是乡里乡亲互帮互助、思想交流的胜地。

        故乡的核桃树很少,我家巷子里只有一棵老核桃树,是远方三爷爷家的,核桃的味道好极了,吃起来油津有味。核桃的稀少让它成了珍贵物品,小时候我们总是盯着三爷爷的核桃树,盼望核桃快快长大。每年核桃熟了的时候,三爷爷总是先给我们毛头孩子每人一袋子。后来三爷爷走了,我们觉得再也吃不到核桃了,可那年核桃熟了的时候,三爷爷的侄媳妇敲开每家的门说,老人虽然走了,核桃还是大家的。那一刻,我仿佛看见三爷爷颤颤巍巍的双手剥打着每一颗核桃,核桃哪里只是美味,更是三爷爷这些老一辈人给我们后人留下来的珍贵情意——街坊四邻要团结友爱、和睦友善。

        小时候故乡的世界很小,玩耍的地方只有村里大大小小的巷道和学校的操场,接触的人只有小伙伴们和父老乡亲,了解外面世界的途径只有为数不多的书籍和电视节目,在我们孩子甚至很多大人的眼里,世界就是村子这么大。世界很小,快乐便很容易满足。我们一起捉迷藏、玩过家家、跳皮筋,一起唱着“小朋友、加加油、马莲开花二十一……”童年无限的快乐和幸福一直生长在内心深处。大人劳累一天后,望着地里的庄稼长势喜人,回家吃一顿简单的家常便饭,老婆孩子甜甜的话音,便能洗去一天的疲乏,倒头就睡。故乡简单真挚的生活里,快乐很充足,幸福指数很高。

        谈及故乡的文化,最具特色的便是庙会。贾先生以秦腔文化贯穿了自己的故乡,我的故乡也与秦腔文化紧紧相连。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五,故乡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庙会,庙会连续八天八夜。这期间,远近十里八乡的人儿都会来观看,这是一年一度人们精神生活上的一场极致享受。《窦娥冤》、《三娘教子》、《铡美案》……这些著名的戏曲,字正腔圆、韵味十足,有的情节感人肺腑、催人泪下,有些情节激昂振奋、大快人心,只听得老人两眼泪花闪烁,直叹“戏如人生,人生如戏”;平常一心扑在农活上的大人,这几天农活再忙也一定会抽空来看,还要跟着哼唱几句;小孩子也从小知道戏曲里的好人和坏人,小小的心里第一次留下了光荣和耻辱的正面形象。故乡的庙会文化在一种惬意、热闹的氛围中,一直繁荣兴盛,引领着故乡的前进。

        故乡亦是一位负重前行的母亲,有疲惫、有眼泪、有伤痛。

        故乡的四季流转中,山川田野里,少不了的永远是农人的身影。年复一年,日复一日,他们陪着一茬又一茬庄稼绿了又熟,熟了又绿。炎热的六月,头顶火辣辣的太阳,他们在劳动,任凭汗水流过焦黑的脸庞;严寒的九冬,迎着怒吼的风雪,他们还是在劳动,任凭风雪划破冻红的脸颊。长年累月艰辛的劳作,是故乡的疲惫之处,亦是故乡的生活信仰。面对黄土大地,他们俯首弯腰、辛勤劳作,面对生活的沉重,他们昂头挺胸、坚韧前行。

        故乡的人儿,是我最难忘的牵挂和记忆,尤其是故乡的女人。她们辛苦的令人心疼,坚强的也令人心疼,一生为了孩子和家,付出了所有的青春力量。她们少有漂亮的妆容和精致的保养,更多的是风吹日晒和沧桑岁月刻画的印迹;她们少有华丽的衣服和悠闲的时光,更多的是沾满灰尘的衣服和起早贪黑的忙碌;她们少有优雅的高跟鞋和背影,更多的是佝偻的背影里透着的疲惫。我敬佩故乡的女人,她们的肩膀柔弱却有力,她们的骨子里长满了勇敢和毅力,一边承担着生活的重任,干着同男同胞一样的庄稼活,一边又将柔情似水的爱全部给了家和孩子,岁月虽然过早地在她们的脸庞上留下了苍老的皱纹,但她们毫无畏惧,因为这是她们给予生活最真挚的模样。

        故乡虽小,人事并不简单。命运坎坷、误入迷途之人,悲剧离奇之事皆有。某某一生横行霸道无人敢说,自己的孩子却死于一场意外……有人悲痛伤心,有人拍手称快。我知道,这些人事与故乡而言,都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,在它的身躯上留下了深深的伤痕。故乡在心疼遭遇悲痛的人,在同情悲悯那些执迷不悟走向绝境的人,故乡一直用自己的涵养包容着一切,给人们指明最直白的人生信仰。

        故乡是一片饱含着大爱、容纳着悲悯情怀的沃土,它催生着、滋养着我心中的大千世界。在这片绚丽多彩的世界里,故乡一直垂动在云端,丝丝悠悠地牵引着我,牵引并不是沉迷于过去,而是生出一种新的生活态度,去把握当下的幸福和沉重,去为了更加美好的明天而出发。(陇电分公司)

        幸运彩票

        分享:

        相关新闻

        情寄元宵

        2019-03-13

        杂想一则

        2019-03-13

        走“心”之旅

        2019-03-13